临高启明 第二百二十四节 上船(1/2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37中文 www.37wxw.com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广元看呆了,心里默默的想着:我大明竟有如此神乎其技,若能广收此等奇异人士,驱为先锋,当得是所向披靡,驱髡大业有望啊!

    到得宅邸之中,李广元先安排他们到一处跨院休息。各人洗漱更衣后,又喝了一盏凉茶,便有家仆来请:“老爷已经在外书房备好酒宴,请各位赴宴。”

    跟随仆人来到外书房,李广元早已在院门口相迎,又是一番谦让后,才让海象和尚坐了主宾。席上众人把酒言欢,罗和图善饮,又说起了当初跟着罗和英血战三良的故事,众人无不击节赞叹,说起青霞故事,又是一番磋叹感慨。都说若是天下百姓和这位姑娘一般,何愁髡贼不灭。

    几人聊得入港,酒添了又添,一直到了掌灯时分。此刻罗和图喝的酩酊大醉,由两个家人将其送回了跨院休息。席上只剩下了李广元、罗和英和苟循礼三人。李广元让家人先撤了残席,换了几样精细小吃,沏上当年的新茶,这才转入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法师、林兄,这次髡贼再袭广府,矫号称制,是有心在这里割据一隅,还是打算挥军北上,逐鹿中原?”

    “琼州髡贼是不会回去了。”罗和英首先接话,“但要说他们挥师北上,逐鹿中原,却也是无稽之谈--广东这一块肥肉,只怕他们也吞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言罢他笑了笑,端起茶盏--喝得却并不是新茶,而是用井水镇过的澳洲水,又抹了抹沾上澳洲水的胡须。这澳洲水最是清凉去火,尤其是用井水镇过的,好一阵的心旷神怡。这才接着说:“髡贼在各府、州、县广授伪职,必存了经营两广之念。如今髡贼新法层出不穷,听闻又搞了公务员考试,已然是存了割据这南天一隅之心。”

    这算不上什么稀罕的判断,即使是避居乡村,极少进城的李广元也多多少少从外来人的口中知道目前的形势。髡贼割据广南已是定居--若非定局,他也不会来铤而走险掺和这浑水。

    “……只是要再北进,却也是万难。髡贼用兵不同流寇。流寇皆以裹挟的莠民为前锋,精锐在后。看起来声势了得,每起兵席卷了三五县就能号称十万之众。髡贼所用的却是自练精兵,每次要攻打某处,总是先聚精兵于一处,又借着髡贼的火器犀利,就算官府能有雄兵百万,却总也打不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,原本不是罗和英的见识,而是数年前他和一位黄义士交谈得来的信息。说起这位黄义士,当初虽只见了一面,但是二人倒都是惺惺相惜,黄义士当初和髡贼真刀真枪的见过阵仗,说起髡贼的各种情形,可比身边这个自称“髡事通”的海象和尚强多了

    说罢,他先看了看李广元的脸色以判断自己这些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,有长他人之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的嫌疑。看到李广元果然面露踌躇之色,急忙又把话往回圈:“那髡兵虽然精锐,毕竟数量上还是要少许多。纵然他全身是铁,又能打几根钉?这两广横亘数千里,大山层峦,还有不计其数的俍、侗、瑶……原本多是不服王化之辈,如今髡贼来了,只会趁机作乱。而各处又有许多朝廷的忠义之士起兵。髡贼处处分兵,已然有了疲态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倒也不能说是假话,从1635年攻占广州开始起,绵延不绝的治安战便在两广各地展开,尤其是粤北各处,一度更是如火如荼。不过经过1636年一整年的治安整肃,这种遍地烽火的局面已经大为好转,虽然治安战在许多地方依旧零星的存在,但是再也没有1635年年底到1636年年初那一段时间地方面危如累卵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身处元老院的“重点治理区”东莞县的李广元来说,远方的消息实在有限,他也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说了一些暴乱的事情,局面发展到了哪一步,他是完全没概念的,只能听二人胡扯。

    苟循礼也赶紧来添油加醋:“罗兄所言甚是,髡贼虽自称先宋苗裔,样貌相类。然膻腥已久,髡发短衣,行髡礼髡俗,绝非中华。彼之人少,自登岸蛊惑乡野愚民,帅众以利驱之,全无大义,只因义在我大明。髡贼其势汹汹,实甚惧我大明。前何总兵驱髡战败,髡贼所收之降卒,俱判以恶役苦劳,以消磨其志。贫僧在广府所遇何总兵士卒自琼州归来者,俱言髡贼驱使甚苦。偿闻流寇、东虏多募降兵以充营垒,然髡贼不用,非不能用乃不敢用也。髡贼所侵州县,亦有斯文败类从之,髡贼皆不敢用,圈之‘学习班’,教蛮夷之学,毕以髡学试之,方可授微末小吏。髡学虽有种种精妙,其利皆在工商,不若我中华孔孟之道,浩浩荡荡,上下千年。以工商之学而治天下芸芸众生,皆为歧途,此诚胡虏无百年运也,髡人必亦知之。是以髡贼畏我大明之义!”

    自逃离广州城以来,苟循礼还是头一次能这样直抒胸义,一番话十分的畅快。他扫视了李、罗二人,发现他们还在细心琢磨自己的这篇华夷之辩,得意之余忙把自己信马游缰的高论拉回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