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 第1805章 325 如果只是传说(3)(2/2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到,我和最要好的俩哥们里,就只这‘果农世家’的兄弟用煤油火机,那是他生日的时候女朋友送的。

    我和另一个哥们儿都是用一次性火机的。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有这么个打火机?

    好像,还是正经的ZIPPO……

    “这锅都脏成这样了,你还想拿它烧水喝啊?”

    季雅云不知何时来到门口,偏着头疑问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喝,给你喝!”

    靠,有胸无脑说的就是你!

    锅里没水,干烧,那不把锅烧炸了?

    仗着里头穿的是平角裤衩,我索性把牛仔裤也脱了,连同上衣支到炉膛前烘烤。

    季雅云倒没傻到家,赶忙也把自己的衣服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席地坐在土灶前,看着不温不火的灶火,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姥爷做饭时,我就常待在一边,不是对学做饭感兴趣,而是老爷子隔三差五都会给我个惊喜。不是从灶膛里夹出个老玉米,就是扒拉出两个烤红薯。

    最夸张的一次,居然从里头掏出个大泥蛋子,打开后,竟是一只荷叶包裹的叫花鸡……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季雅云在门口问。

    我说,你也别嫌弃埋汰了,过来吧,烤烤身上的衣服,捎带着,我帮你看看脚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给她套了塑料袋,果园里蹚那一阵子,她脚踝也沾了不少泥浆。

    我只能是又拿盆出去接了雨水。

    回来时,她正瞪眼瞅着敞开的碗柜: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顺着她目光一看,我多少也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破碗柜的最底层,居然有个花瓷的大肚坛子。

    成色竟很新,和其它粗瓷相比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动,过去把那坛子捧出来,稍一摇晃,里边果真‘有料’。

    “嘿,居然有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把坛子提过来,掏出随身不离的军刀。

    撬开泥封的瞬间,却是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季雅云显然也闻到了气味:

    “是酒?!”

    “是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喝点儿啊?”

    “喝你个外甥女啊!”

    我苦笑。

    刚才我已经猜到里边是酒了。

    平常我有时是会馋酒,但这趟出来是办正事的,我绝然不会贪杯。

    不问自取视为贼。

    我做贼不是因为贪酒,而是刚才看到,季雅云的脚踝扭伤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眼下没有什么药膏之类,只能用土法子,把烧酒点着火,替她揉搓伤处缓解伤痛。

    可泥封一打开,闻到味儿,我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坛子里是酒不假,但决计不是那种度数高到能燃烧的。

    不光没法治伤,我好像还真成了祸害,糟践了这家果园主人私藏的陈酿。

    造孽啊……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